頭狼 3187 行有行規

作者/尋飛 看小說文學作品上精彩東方文學 http://www.ickdxnp.cn ,就這么定了!
    兩個中年漢子臉色瞬變。

    尤其是眉心處長了顆黑痦子的那個壯漢更是直接拉長臉。

    反倒是丟下去一句狠話的吳恒沒事人似得懷抱著小神獸,刻意抬起自己沒有無名指的左手輕輕撫摸孩子的額頭。

    目視吳恒的左手,兩個壯漢對視一眼,黑痦子男人咳嗽兩聲,微微鞠躬:“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謝。”吳恒耷拉著眼皮,像是自言自語,又像是講給對方聽一般輕飄飄道:“我們就是過路客,高抬貴手,攢兒亮些吧。”

    黑痦子男人眨眨眼皮出聲:“我們頂多算半開眼,冒犯之處,多多見諒。”

    “奪鏢的?”吳恒微微一頓。

    “撿鏢的,路上崎嶇,同門珍重。”黑痦子男人豁嘴一笑,不再多說任何,招呼上同伴轉身朝車廂連接處的熱水器方向踱步離去。

    聽著他們云山霧罩的對話,我輕聲詢問:“你們剛才說的是黑話吧?”

    “老板先亮出來自己的左手,意為大家師出同門,然后又告訴對方,咱們就是單純路過的,希望對方講點江湖道義。”張千璞壓低聲音解釋:“攢兒亮的意思是明白是非、懂道義,而對方回答老板,他們是剛入門的,對規矩一知半解。”

    我深以為然的點點腦袋,隔行如隔山,老一輩跑碼頭傳承下來江湖術語別說我不知道多少,家里最為精通的黑哥可能都未見能說清楚。

    張千璞接著介紹:“老板又問對方,是不是拿錢辦事的,對方回答是收到上面的命令,至于上面是誰不方便透漏,反正暗示咱們,他們不會再瞎折騰,不過后面肯定還會有人打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常說行有行規,還真是不假。”我挺佩服的朝著吳恒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吳恒笑了笑道:“規矩早就不剩下啥了,現在的小江湖一門心思就想著賺錢,老祖宗留下來的活不剩幾招,對方應該是忌諱洪蓮的實力,嘴上說著退讓,其實就是沒有把握吃下你們。”

    說著話,吳恒大有深意的看了眼洪蓮,而后者對他的目光全然無視。

    江靜雅從臥鋪間里走出來,小聲詢問:“那咱們擱下一站換車能避開嗎?”

    “更危險。”吳恒搖搖頭道:“第一,我根本不知道這伙馬幫師承何處,跟我曾經拜過的那位老先生有無淵源,第二,就像王朗猜測的那樣,他們也有自己的堂口,如果下一站恰巧是他們堂口的據點,咱們不等于送貨上門嘛。”

    我皺了皺眉頭問:“你意思是這么呆著?”

    “不變應萬變是有效的對策。”洪蓮接了一句茬,隨即又看向吳恒輕笑:“沒想到你這個精神病還精通下九流行當。”

    “一知半解。”吳恒吹了口氣道:“我就屬于一門心思想賺錢而不停破壞規矩的那種小江湖。”

    “同同,睡覺啦。”洪蓮審視的打量吳恒幾眼,拍拍手招呼。

    小家伙可能也確實困了,很乖巧的一頭扎進洪蓮懷里。

    沒多一會兒,洪蓮和江靜雅回到臥鋪間,走廊的桌椅旁邊只剩下我和吳恒、張千璞仨人。

    “你在懷疑我對么?”吳恒吸了吸鼻子笑問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我毫不猶豫的點頭。

    &p;97;&p;117;&p;122;&p;119;&p;46;&p;99;&p;111;&p;109;吳恒懂那些所謂的“黑話”和手勢,對方貌似也挺給他面子,要說我心里不打鼓那是假的。22文學網br&;人在面對黑暗和未知時候,首先回聯想到自己身邊的一切,這是一種本能。

    “換成我是你,我也會懷疑。”吳恒揉搓兩下后腦勺,感慨似的念叨:“能找到這類幾乎快要失傳的老牌組織,說老實話哈,你的對手真比想象中強大的多,這群包衣馬幫的出現,除了是在警告,更多是威脅。”

    我深呼吸兩口道:“你還沒解釋清楚他們跟你到底有無關系。”

    “解釋不清楚。”吳恒搖搖頭,低頭繼續擺弄手里的撲克牌,低聲道:“我天生就長了一張沒法帶給人信任的臉,人又都是先入為主的動物,當你給我烙下某種印記的時候,除了流點血或者豁出去命,很難洗的干凈。”

    我抿著嘴角輕笑:“明知道這么麻煩,你為什么還要從我身邊蹲點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說過,這人生啊,就像是一盤餃子,無論是被拖下水、扔下水還是自己跳下水,一生中不趟一次渾水就不可能成熟。”吳恒“咔咔”的切著撲克牌苦笑:“反正是要下水的,與其等人推我,還不如我主動點。”

    “啤酒飲料礦泉水,前面的同志收收腿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一個列車員推著裝滿各種小零食的小車晃晃悠悠朝我們的方向走來。

    吳恒抬起胳膊招呼兩聲:“給我來幾瓶啤酒吧。”

    很快,幾瓶灌啤擺在我倆面前,吳恒眨眨眼睛努嘴:“喝點啊?”

    “喝唄。”我毫不猶豫的打開一瓶灌啤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你是心大還是臨危不亂。”吳恒攥著灌啤給我輕碰一下,樂呵呵的評價:“對方的刀都快亮出來了,你竟然還能跟我談笑風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頭是我老婆和孩子,是我活到現在為止,真真正正完全屬于我的存在。”我咬著拽下來的拉環,表情平靜的回答:“別說什么馬幫馬匪,就算是原子彈、核彈,敢傷他們一根頭發,都得從我尸體上踏過去。”

    吳恒挑動眉梢又問:“如果你死都攔不住呢?”

    “那沒轍了,我人都死了,縱有千萬想法也白搭。”我鼓著腮幫子吹口氣道:“人嘛,如果沒有遇水架橋、逢山開路的實力,那就得具備既來之則安之的霸氣,我覺得一個人不用活的像一只隊伍,只要活得像一個人就行了,有尊嚴、有追求、有夢想,同樣也有軟弱和頹廢。”

    吳恒仰脖“咕咚咕咚”牛飲幾大口啤酒,樂呵呵的出聲:“突然有點欣賞你了,白帝、地藏這些明明可以一只手就掐死你的戰犯愿意跟著你,可能就是因為你身上這份嘴上說無力,實則隨時會發力的特質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欣賞的優點晚。”我揪了揪鼻頭接話。

    “不晚,如果我像段磊那個外甥似的一出現就鋒芒畢露,哪怕拳打輝煌,腳踏武旭,你也不會樂意跟我多聊任何。”吳恒揪了揪自己的喉結,像是自我確認一般昂頭看向站在旁邊的張千璞:“我覺得剛剛好,你說呢?”

    張千璞嬉皮笑臉的附和:“剛剛好。”

    我倆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嘮著閑嗑,一罐接一罐的喝著酒,也不知道具體喝了多少,反正直到火車在某個站臺停下,那群扛著大包小包的壯漢紛紛下車,吳恒才扒拉兩下嘴角起身:“抽根煙去,一起嗎?”

    我側頭看了眼江靜雅和孩子所在的臥鋪間,實話實說的回應: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我替你抽了。”吳恒拄起拐杖,在張千璞的攙扶下一瘸一拐起身。

    隔著車窗玻璃,我看到吳恒夾著煙卷在張千璞念念有詞的說著什么。

    我正觀察二人時候,江靜雅拉開臥鋪的木門,朝著我輕聲道:“老公,剛剛地藏哥打電話說,他會在岳陽站上車,跟咱們匯合,他現在已經去趕飛機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著拍了拍額頭:“折騰他了。”

    跟江靜雅聊了幾句后,我昂頭又朝車窗外望去,突兀發現吳恒和張千璞居然沒了身影,而此刻列車員已經在招呼站臺抽煙的旅客上車

【精彩東方文學 www.ickdxnp.cn】 提供武動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,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歡迎注冊收藏
百度風云榜小說:劍來 鄉村艷婦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龍王傳說 太古神王 誘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貼身高手 真武世界 劍王朝
Copyright © 2002-2018 http://www.ickdxnp.cn 精彩東方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.
小說手打文字版來自網絡收集,喜歡本書請加入書架,方便閱讀。
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日本黄色片大全 aj白绿凯尔特人介绍 山西扣点点规则 灰熊vs尼克斯 欧洲足球即时指数 南昌麻将摸牌打牌方向 下载免流量麻将 博牛宝沪深策略 腾讯分分彩 p2p理财平台排名 体育比分网足球 澳洲幸运10直播 7乐彩开奖结果走势 国王vs森林狼 上马麻里子喷奶怎么做到的 天狼50股票分析软件